主页 > 娱乐新闻 > 我亲眼目睹埃氏被抓
我亲眼目睹埃氏被抓

  “让埃斯特拉达到法庭上解释他的行为,证明他自己无罪吧。法律会证明一个人无罪,也会惩罚有罪者。”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每天一睁眼我就会想:今天反贪法庭会不会发出逮捕令,然后便守着电话、电视,等待有关的消息。菲律宾当地记者更是每天天一亮就分赴法庭、埃氏住所、警察总部等各有关场所守候。

  4月25日上午11时许,反贪法庭首席法官加奇托里雷纳终于宣布,该法庭已经将逮捕埃斯特拉达的命令书转交给警察总监,警察总监将执行逮捕令。我立即驱车赶往埃斯特拉达的别墅,见证这位前任菲律宾国家领导人变成阶下囚的一幕。

  埃斯特拉达的别墅在首都马尼拉的邻市圣克安。老远就看见警方的直升机在别墅上空盘旋。埃斯特拉达的支持者近日来一直在别墅附近保护这位已被赶下台3个多月却宣称自己仍是总统的前领导人。因此,警方为这次逮捕行动出动了大量警力,据称有2000人。菲海军陆战队也参加了行动。

  除了埃斯特拉达的别墅大门前聚集着几百名支持者外,道路已基本被警方清理干净。手持盾牌的警察部队控制了别墅周围所有的交通路口。支持者没有对警察的清理行动采取激烈的反抗。一位支持者说,他们只是在这里表示支持,并不是阻止警察把埃斯特拉达带走,因为埃斯特拉达已表示,他会配合警方前往监狱,他也不希望支持者与警方对抗。埃斯特拉达的确做到了,不管他是为了博得同情,还是真的为了避免流血。

  大约下午2时,一辆警车在防暴警察开道下驶进了别墅的大门。支持者中有人向警察大叫、扔矿泉水瓶,但很快便被手持木棍的警察驱向两边。又过了大约半小时,载有埃斯特拉达和夫人路易莎、儿子金果埃等人的大巴缓缓驶出别墅大门,埃斯特拉达隔着车窗向人群挥手。一些热爱他的中年妇女痛哭失声,追着车跑。车子逐渐摆脱人群,向警察总部开去。埃斯特拉达和同时被捕的圣胡安市市长金果埃将被暂时关押在那里。

  我又驱车赶往警察总部,试尽了各种方法,终于进入了与埃斯特拉达身在的会议室仅一墙之隔的等候室。这里聚集了20多位各显神通进来的记者,但只有菲官方电视台记者可进去采访、拍照。在这间会议室里,埃斯特拉达和金果埃被拍了嫌疑犯照片,办理了被捕的有关手续。

  从百叶窗帘的缝隙里,我们可以隐约看见埃斯特拉达在里面的举动。他对被捕早有心理准备,所以仍然谈笑风生,金果埃甚至趁记者们都被赶出去之机,溜出来看了两眼电视转播的篮球赛。

  这家人和一些亲信在里面呆得实在够久,让在外面等待拍照采访的记者等得无奈而焦急。最后,每遇埃斯特拉达的律师、亲信出来,记者们就像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采访一通。

  最让我眼熟的是埃斯特拉达的主要律师萨吉萨。他是个智多星,许多有利埃斯特拉达的证据和说法都是他提出来的。我问他是否会为埃斯特拉达辩护到底。他回答说,他和埃斯特拉达是多年的朋友,但他只是个为法律服务的律师,他会尽力,但他还有许多案子要做。下一步他们会力争保释埃斯特拉达,因为埃斯特拉达是菲律宾历史上第一位被逮捕的前总统,在此之前还没有先例,许多事情仍在摸索。

  直到晚上10时30分,埃斯特拉达一家人用过晚餐后才陆续走出来。他的夫人、正在竞选参议员的路易莎一出来就宣布,她要去乙沙广场的群众示威现场,领导支持者进行第三次人民力量运动。1986年,数十万群众在乙沙集会推翻马科斯政权,阿基诺夫人宣誓就任总统。这一事件后来被称作第一次人民力量运动。今年1月20日,阿罗约也在数十万群众的支持下在乙沙宣誓就任总统,被称作第二次人民力量运动。如今埃斯特拉达的支持者要在与两次人民力量运动相同的地点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他们自称是第三次人民力量运动。但由于没有军队、教会、内阁和议会的支持,恐怕这只会在菲律宾历史上记录一次失败的、滑稽的示威活动。

  最后走出来的是让记者们等了足足8个半小时的埃斯特拉达和金果埃。直到这一刻,埃斯特拉达仍坚持认为,他是惟一合法的民选总统。他表示无法想象已经身陷囹圄。恐怕他当初与密友喝酒赌钱、任身边人胡作非为的时候,更不曾想到会有这一天。埃斯特拉达父子在警察的安排下,将在一间所谓临时囚室度过他的第一个铁窗之夜。在此之前,有亲信给他们送来了寝具和换洗衣物等。

  埃斯特拉达在警方的护送下离开后,劳累了一天的记者们陆续撤退。路过乙沙广场,见到上千名示威者在摇旗呐喊。我回到家已是午夜,打开电视,只听一位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正在发表结束语:“让埃斯特拉达到法庭上解释他的行为,证明他自己无罪吧。法律会证明一个人无罪,也会惩罚有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