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汽车资讯 > 专访余晚晚:“最会投胎的女孩”不仅会做生意也想做个好伯乐
专访余晚晚:“最会投胎的女孩”不仅会做生意也想做个好伯乐

  余晚晚身上一直有很多标签:“名媛千金”、“最会投胎的女孩”、“时尚圈最有影响力的女性”等等,但在这 些刻板印象之下,余晚晚其实也是一个成功的投资人,她曾经投资了滴滴出行、途家,以及时尚品牌Mary Katrantzou、Cefinn、Bottletop等,是多家国内外知名博物馆的赞助人,同时成立了首个大都会博物馆时装学院主策展人基金,并于2020年创办YU PRIZE发掘并扶持中国新生代创意力量。

  除去被标签化的“名媛形象”,余晚晚真正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近日,Yu Holdings创投机构的创始人兼董事长余晚晚接受了蓝鲸财经的专访。

  在各种社交媒体上,余晚晚被称为“最会投胎的女孩”。她的父亲是被称为“亚 洲木门大王”的余静渊。1989年白手起家的余静渊建立了如今亚洲最大的木门生产企业之一梦天集团。

  受流量至上的传播规律影响,余晚晚的家庭环境总是被标签化为“名媛”二字,但事实上对余晚晚而言,家庭对她最大的影响其实是耳濡目染的商业思维和慷慨的助人精神。

  作为投资人,余晚晚的战绩其实很亮眼。2015年她创办了Yu Capital投资公司,曾经先后投资了公寓民宿预订平台途家、网约车服务商滴滴出行以及后来被Farfetch所收购的Fashion Concierge等。在当时这些都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科技领域投资,也给余晚晚带来了不错的财政回报。但是,这个过程中余晚晚发现, 比财政回报更重要的是追寻内心的热爱和初心。

  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余晚晚从小就不爱走寻常路,也对一切和美与创意有关的事物充满热情,“我一直都挺有好奇心和探索欲,也很欣赏有才华的艺术家和创意人才,再加上从小在商业上的耳濡目染和东西方文化下的成长经历与熏陶,让我发现与其做一个传统意义的企业家,我更适合当一个创意型的企业家和伯乐。”

  余晚晚评价自己早期做生意的风格是“年少气盛的无知者无畏”,更多是出于对创意领域的热爱与初心的驱动,往往是想到什么、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但随着她在时尚行业一步步深入,余晚晚的投资心态和商业角色也开始发生变化,“可能我二十几岁的时候,事业相对比较高歌猛进,有过不少时尚投资经验,然后在国际时尚产业也有一些资源和一定的影响力。现在觉得没有把它分享出来会有点可惜,所以希望创造一个机会和年轻的中国设计师们分享一下,我觉得我个人的角色也在转变,现在比较享受当伯乐,在帮助和赋能他人的过程中获得了更大的快乐和意义。

  2019 年,余晚晚的团队曾与时装商业评论 (Business of Fashion)合作,启动 首届“BoF China Prize”中国大奖,扶持中国新锐设计师 。这次国际大赛的合 办经验让余晚晚收获不少,同时也让她意识到了国际大赛在中国的局限性,“这 么一个国际的机构做中国的设计师大奖赛它肯定是很专业的,但也有局限性,在有国际影响力的同时不够本土化。作为中国人,我觉得更应该支持我们本土的设计师。根据以往投资独立品牌的经验,我发现其实年轻设计师更加需要的是一个全方位赋能的平台,而不只是支持一个品牌。

  余晚晚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不管是在科技、家居还是时尚领域,我觉得中国创造的时代即将来临。经过之前的各种经验储备, 我认为我们团队已经具备一定的资源、方法论以及足够的信心和专业素养去做好这件事情。”

  2020年12月,余晚晚带领Yu Holdings创投机构启动YU PRIZE创意大奖。首届YU PRIZE创意大奖获奖者陈鹏获得100万人民币现金奖励、在巴黎时装周官方Sphere showroom中展示的机会,OTB集团的行业辅导以及进入伦敦哈罗德百货售卖等机会。对于年轻设计师们而言,这都是很难得的机会。

  本届YU PRIZE 创意大奖李宁年度大奖由设计师浦加林&郑仲曦获得,除了获得全球曝光与各类综合性资源扶植,也将在今年内推出与李宁旗下COUNTERFLOW产品线推出合作系列:“把我们比较中性的元素放进功能性的运动服装中是我们品牌的新尝试,品牌团队的开放态度以及在面料工艺方面得专业让整个过程变得非常畅顺和完满,对我们来说是很宝贵的经验,也非常期待之后的发布。”进驻哈罗德百货的机会对他们而言也很难得:“能与我们读书时候去朝圣的,极具标志性的百货公司合作,绝对是开创品牌以来最令我们兴奋的事之一。回国发展的这几年看到国内时尚圈的发展和多元,希望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中国新一代的设计精神带到国外,也能在更多国际性的交流中成长。”

  第二届YU PRIZE创意大奖于2021年10月启动,但却在赛程中遇到了疫情。受疫情影响2022年不少大型活动纷纷取消或延期,不过余晚晚却从未想过要取消比赛,“我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的念头,我天生是个明确的乐观主义者,总是看到更多的机会和改进方法而不是困难,而且我也相信“万法唯心造”,可以把这种挑战当成是对自己和团队的一种修行和磨练 。 ”

  不仅主办方遇到了困难,参赛选手同样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赛程去年 12 月底一直延续到今年春天,几乎是设计师韩宇晨参加的比赛中赛程最长的,在半决赛时他需要在两个星期内完成2-3个项目,同时还要兼顾自己本身的项目,几乎开启了极限模式。“两个星期做了四个项目,对我来说真的是压力太大了,以至于我直接斑秃了,头发掉了好几块。”但好在最后的结果没有辜负韩宇晨失去的头发,最终他摘得本届新声奖。

  余晚晚表示,时装是艺术的一种延伸,想要经营好时尚品牌,需要把艺术创新和科学化管理相结合。“时装比艺术的运用范围更为广泛,和我们每天的日常生活都息息相关,能在市场上成功与否最终还是得要消费者去为它买单,不只是媒体和看客叫好,同时也要叫座。所以这两者之间需要共赢和共存。年轻的设计师往往具备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和满满的理想与热情激情,但在科学运营管理方面缺乏经验,同时在资金和资源上也很难具备竞争力和足够的优势。”

  所以,余晚晚希望为这些优秀的年轻设计师提供一个全球化的优质平台,“年轻设计师在事业发展早期,如果遇到好的伯乐,应该会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 。所以我希望YU PRIZE能够给这些设计师提供全方位的平台和支持,用优质和全球化的行业资源和财政支持去帮助并加速他们的成长。”

  2020年前后,中国消费市场在不少赛道诞生了国民级爆款品牌,这个风什么时候才能吹到时装行业呢?

  余晚晚表示这只是个时机的问题: “我其实挺相信厚积薄发的,在时装行业爆款的出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同时品牌需要具备强劲的品牌力、产品力和商业营销战略。同时我也相信在未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会有更多的文化自信,中国创造无论是在品质还是创造力的维度都会有更大的提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