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女性生活 > 映象新闻
映象新闻

  综上,秦卫江、秦天有一个共同特征,爱学习且学有所长。秦天在追忆父亲的文章中曾提到,好学精神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

  是开国中将,生于1914年,1929年参加红军,战功赫赫,曾参加西路军临泽突围、百团大战、上甘岭战役等多个战役。1984年国庆35周年,担任了大阅兵总指挥。1988年任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授予上将军衔。1997年2月2日病逝。

  从1938年开始写日记,一直写到1953年,中间没有一天间断,涵盖了整个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秦天回忆,曾在晚年讲过,“只有学习,才能不断拥有新鲜的知识,不断开拓新的意识,不断产生新的思维。学习使人成熟,也能使人年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对兄弟二人的影响,并不止好学这一点。

  秦天接受采访时谈到,当年他赴边境地区作战时,强忍着泪说了一句话,“爸,也可能我就不能尽孝了。”结果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你们这个小仗算什么呀,跟我们过去战争年代能比吗?你一个当团长的怎么能有这种情绪?!”

  “我当时感到很委屈,但是很快就醒悟过来了,他其实是在点拨我”,秦天说:用听着很无情的言词点拨他:指挥员在这个时候不能婆婆妈妈、儿女情长,这种看似人之常情的情绪会对部队产生负面影响。“我当时一下子就明白了,老一辈就是老一辈,他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教我怎么带兵打仗”。

  秦天说,他参军到作战部队,一方面是他自己的选择,另一方面则是的要求,“老一辈几乎都是这样要求的,你必须从战士做起,要不你当兵干什么?既然你有志于这一行,那我就告诉你这行的规矩,从连队当兵开始”。

  在秦天眼中,既是一个慈父,又是一位良师,“他教给我们太多了。他从来不教我们怎么耍权术,他自己也不懂,这方面他几乎是白丁。但是他教我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军人,这些他讲得太多了。而且全是经验,在连队怎么带兵,怎么团结人,甚至怎么搞伙食”。

  此番秦天晋升中将,是秦卫江、秦天这对兄弟继同时担任副大军区级领导职务之后,又成为现役军人中唯一的双中将亲兄弟。离开云南后,秦天又于6月,先后来到了海南、湖南,调研武警部队建设情况,分别会见了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

  据东部战区陆军官方微信公众号“人民前线”昨日披露,原南京军区副参谋长傅勇少将已经确认出任东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

  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秦卫江中将,天津市委常委、天津警备区政委廖可铎少将,分别出任东部战区陆军司令员、政委。秦卫江毕业于国防大学基本系联合战役专业,军事学硕士;曾任北京军区副参谋长、第27集团军军长;2010年升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至今;2000年晋升少将,2012年晋升中将。

  随后,他马不停蹄赶往湖南,对武警湖南总队党委班子和部队建设情况进行了全面考察帮建。张瑞清在江苏时,先后来到淮安支队等基层单位,走进官兵宿舍、学习室等场所,了解部队执勤、战备、训练、工作和生活情况,亲切看望慰问执勤一线官兵。

  纪念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17日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出席座谈会,并在会前会见了同志亲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