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大咖名流 > 林其誰:甘心蝸居“老破小”的大所長
林其誰:甘心蝸居“老破小”的大所長

  “林其誰當了所長之后,提出看績效發獎金,那是‘大鍋飯’時代,必然引來所裡人議論紛紛。”回想起1984年林其誰剛上任所長的改革,王恩多院士對他依然充滿了敬佩。

  林其誰,中國科學院院士,在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擔任了11年所長,30多年前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為何至今被一代代生化人津津樂道?

  林其誰的父親林兆耆是上海第一屆庚款去英國的留學生,是我國著名的內科學家。受父親的影響,林其誰與姐姐,考大學時都報了醫學專業,立志要成為一名懸壺濟世的醫生。

  1954年,林其誰順利考入上海第一醫學院,在校期間學習成績也相當優秀,不出意料他會成為一名醫生。然而,當時畢業生都是服從國家分配,他被分配到了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研究所。

  就這樣,林其誰與成為一代名醫的夢想失之交臂,開始了“專業不對口”的生化人生。“一開始很不習慣,而且感覺到不從頭學起的話不行,所以我就從頭學起,好在我英文的基礎好一些,所以看文獻比較快一些。”林其誰說道。

  1960年5月,林其誰參與到一項前所未有的“百團科學大戰” ——人工全合成結晶牛胰島素。“當時,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科研項目:沒有多肽合成的經驗,很多原材料還被國外禁運,國內連有些氨基酸都無法正常進口。”林其誰在老所長王應睞院士的帶領下,胰島素項目被分成了3個小組,林其誰所在的小組負責牛胰島素多肽B鏈的合成。

  1965年9月17日,中國科學家在世界上第一次人工全合成了具有生物活性的結晶牛胰島素,標志著人類在認識生命、探索生命奧秘的征途上邁出了關鍵的一步。

  正當林其誰打算全身心投入生化研究時,開始了,他的科學研究工作被擱置了。直到1978年,中國科學界迎來了久違的春天。中國選派青年學者去國外進修學習,林其誰加入德國慕尼黑大學Martin Klingenberg 教授的實驗室。這位國際知名教授,在與林其誰深入交流后,決定讓他解決一個非常棘手的科學難題——提取解偶聯蛋白。讓這位國際上第一個發現細胞色素P450的科學家萬萬沒想到的是,原本只是試試看,不想竟被眼前這位中國年輕人找到了答案。

  由於歷史原因,中國科研人才出現斷層。林其誰深知要趕上世界步伐,必須要加快年輕人的培養。所以林其誰對待年輕人特別用心。

  “我們第一次見面不是面對面的。”作為林其誰的學生,葛高翔回憶道:“那是大四下學期,我正要考研,對生物膜課題感興趣,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給林老師寫了一封信,寄去了一張紙,有點像現在的‘套詞信’。由於自己當時是一名十分普通的大學生,而林老師已是中國生化界赫赫有名的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的一把手,科研任務和行政工作十分繁忙,根本沒指望這樣的大咖能給自己親筆回信。”

  “意外的是大概過了一個多星期,我收到了一封很厚的信封。” 葛高翔很激動地說:“因為是所裡的信封,我知道是林老師的,他親手寫了一封信,並且還附上了所裡的介紹,還有最近研究項目的一篇綜述,很厚很厚,感覺到了林老師對年輕學子的殷殷期待。”

  這封沉甸甸的回信堅定了葛高翔追隨林其誰院士搞科研的決心。1996年葛高翔大學畢業如願以償來到了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如今,葛高翔已成長為所裡的研究組長,博士生導師,自己也要經常帶學生,他說:“現在學生的信,我再忙再累,哪怕到凌晨一二點鐘,我也都會認真回復,這是老一輩科學家教給我的。”

  今年已經86歲高齡的張永蓮院士是我國分子內分泌科的專家,雖然比林其誰年長兩歲,但在張永蓮心中林其誰永遠是她的伯樂。

  在上世紀80年代,張永蓮從事的基因轉錄調控研究還屬於十分前沿的研究,放眼整個中國從事該領域研究的科研人員數量也是屈指可數。正因如此,張永蓮很難申請到科研經費,研究計劃舉步維艱。這一切林其誰都看在眼裡,他毫不猶豫的從35萬元所長基金中擠出7萬元支持張永蓮開展工作,卻沒有提任何要求。

  正是得益於林其誰的“雪中送炭”,使當時非常冷門的基因調控研究,慢慢充滿生機,長成如今我國生物化學領域的參天大樹。

  “他很有遠見,沒有半點私心。”半個多世紀的同事朋友,王恩多院士說起他,既覺得不容易,而話語裡更多的是敬重。她說林其誰曾經說:“錦上添花不是我想做的,我希望我是那個雪中送炭的人。”

  作為一名連任三屆的所長,經林其誰手的福利房源有100多套,但他自己沒有享受過一平方米,而是將這些新房分給年輕人才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自己則一直住在安順路上的那一間“老破小”裡。

  現中國科學院分子細胞科學卓越創新中心黨委書記倪福弟回憶:“林先生非常關愛人才,當時的住房問題也比較突出,所裡通過籌資建房解決所裡職工住房問題,前后做了三批上百套房源,林先生自己沒拿一套,但是他為引進人才留了房源,這是很有前瞻性的,優先解決了青年人才的住房問題。”

  “正是林老先生胸懷祖國,一身正氣,著眼未來,愛才聚才,為中心長遠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如今中心在生化領域的研究全面開花結果,走在世界的前列。”倪福弟感慨道。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